琐忆


琐忆


散步回来,静坐在电脑前,整理收藏夹,突然发现了以前学生的一篇习作《写意荷花苑》,阅罢,内心涌动。此生今年已被南京理工大学录取,回忆点点滴滴,“老师,我最喜欢你的语文了”一句一直珍藏心底,甚至引以为骄傲,唉,我等凡人就是这样容易满足。做语老师好吗?人到不惑之年也未明白,链接此文,聊以自慰,作自我陶醉状……


写意荷花苑


倪菁


夜似春深,皎若云间月,恰似一江春水流……


其实荷花苑里没有荷花,她的纯洁,她的出淤泥而不染,她的亭亭玉立,更多地融入了这座人间的园林.如果说我是懵懂的蝴蝶,需要花粉的营养以及飞舞的妩媚来诠释自己,那么这座“荷花苑”便是我的天堂。


    它没有季节,满池的红粉荷在池中荡漾身姿,绿光刺眼,采撷了一朵,就是我的老师——


    揭开记忆的面纱,他,这样一位神秘的人物是怎样融入我们的生活的?就在我们写作文前,这位先生还在用他那调侃的口吻:“这节课是写作文呢,还是上课呢?”大家异口同声地说:“写作文!”他被“强大的”“震撼波”“折服”苦笑着同意了:“好,写吧!”


   “亲爱的同学们,我用我最真诚的感情劝告你们,”这位先生正眉飞色舞地在讲台上讲述着:“你们如果准备打瞌睡,我呢,也会毫不留情地警告你们,可能,这样做不太人道,人呢,在这个时候受到惊吓最容易患脑溢血,所以,为了你们的身体着想,请不要打瞌睡。”哄堂大笑。因为学业的压力,许多同学在下午的辅导课上昏昏沉沉,就是这样一位幽默的导师用独特的方式给大家提神。


    面对这位朝夕相处的老师,我忆起之前的一段“不敬”的言语。据我观察,每当他上完语文课离开,我们下课经过他的班级时,却看不到他的身影,为此我们把他戏称为“不务正业的人”。作为班主任,为什么总看不到他在班上呢?直到不久前,我送东西给他。当我跑到那儿,见他拿着几份材料匆匆地要出去,神色匆匆,脚步匆匆,眉宇间透出几分焦虑与繁琐。原来他还有教研室和年级组的事务要处理,我们错怪了他呀!


    在学校的“园林”里,那么多美丽清新的花在奉献着青春,它虽然长春,花却不久盛,它总有花期,蓬勃的生命力滋润着它生长。我的老师——余志明,是这样一个集体中的一员,一位严厉、亲切而又幽默的导师。


    世界上最长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是那遥远的记忆随岁月远去,无法追问。敬爱的老师,像荷花一般,用博爱的真诚孕育希望,用一颗真心点燃火炬,用一腔热血挥洒真情。


    那么,当蜜尽粉褪,谁又注意了哪一朵?


 
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