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谈“面子”

也谈“面子”


曾读过一篇文章,文中阐述了一些中国人的“劣性”,其中有“爱面子”这一条,甚至写到“中国是一个面子的国度”,并说“面子”是“封建的毒瘤”。我对此不以为然,因为我也是一个讲面子的人。


面子即脸面,引申为表面的虚荣。古人是很爱脸面的,读书人更是把“以水沃面”作为提神醒脑的方法;今人更甚,女人最为典型,洗洗脸还要照镜子,男人好些,但每天洗两次脸也是必不可少的。今人还用化妆品,其中针对面部的最多,毕竟那是要向外人展示的。总之,从古至今,脸从未成为藏污纳垢的场所,可见脸面自古就极被重 视。当脸面引申到表面的虚荣时,便有了“家丑不可外扬”一说。


从“面子”的解释“表面的虚荣”上看,“面子”是个贬义词,而且多少年来人们似乎形成了共识,也就没人有异议了。所以人们虽每天讲着面子,却惟恐这“爱面子”与自己沾上边,便有了“强烈要求张春桥当总理”与“张春桥强烈要求当总理”这个特殊年代的笑谈。


“讲面子“是好是坏,不是有“虚荣”决定的,而是“讲面子”的结果决定的。当一个当官儿的“讲面子”以权谋私,帮了熟人一把,或是一个人“爱面子”而争强好胜,以致贻误大事,这都是“讲面子”的负面影响。其实“讲面子”也有好的一面。


我一向认为道德不是天生的,它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逐渐形成的被大众认可的行为准则,并且是随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。在道德逐渐在人们心里扎根的过程中,“讲面子”是有功劳的——我发现当一个人做了一件与道德相违背的事时,周围的人大多会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瞟他一眼。我的个讲面子的人,所以不愿被旁人厌恶和瞧不起,所以每当想做些不道德的事时,我便会提醒自己,自己也就克制住了(我的意志还是满坚定的嘛)。就这样,在公众场合我总是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但久而久之,自己也习惯做一个正人君子了,到现在,我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君子。前些日子与一朋友去新华书店,出来时发现店外人行道边的石凳上有些乐瓶等杂物,我俩相互看了一眼,然后在众目睽暌之下从容地拾起了杂物,丢到了不远处的垃圾筒中,一切都很自然。从做“坏事”,到不做“坏事”,再到做好事,我不得不说“爱面子也有它好的一面。”


 总之,“爱面子”本无可厚非,但因“爱面子”而做的事为它引来了种种非议。“爱面子”的后果如何,就要看你做人的原则性是否强,道德观是否坚定。至于做人能不能“爱面子”,只要你做事对得住自己的良心,回答是肯定的,正如人每天洗脸是必要的嘛。


 


 


 

发表评论